Love
一起找回愛,是人們長久以來所追求的目標。

新兵戰士要提槍上陣了,從今後的一年半的時間就是所謂的阿兵哥。我還記得小時候看到阿兵哥都會冒出一句話:「阿兵哥,呷饅頭。呷嘎嘴齒黑叟叟!(閩南話)」現在的小朋友看到阿兵哥我看都不屑一顧吧

話說回來,當我收到兵單的時候,腦筋是一片空白的。原本的打算是兵單送達前一星期跟各位聚餐,只是沒想到事發突然,再一星期就要入伍,一切都措手不及。所以腦筋空白滿久的,再加上要吃一些飯局比較忙,但吃起來的感覺還是很好。心裡突然覺得,人真的是需要朋友的!《早期的「徒黨」用意是指一群有相同喜好的人群聚,現在大多被渲染成「狐群狗黨」。就像大多數人把「起而效尤」或「群起效尤」當成是仿傚好的,但正確意思是「去學壞的作榜樣」。》

很多朋友都耳提面命,一叮嚀再囑咐要如何做、要注意哪些事情。這種感覺真是特別溫暖。其實明天要進去營區,我現在的心情卻是很亢奮。之前在體檢的時候軍醫問我要不要去當兵,好像脊椎有點彎(國高中背兩個書包,肩一個、背一個。)但我當下毫無考慮就說:「要!」但是之後隨著唸書越唸越多,對於兵役開始會產生一些疑問,尤其會覺得當兵是在浪費時間,但我認為當兵是必要的。只是回想起這兩種心情,居然還真是矛盾。現在居然會有學生都像在渡假的心態出現,不過話說回還我也算渡了一個不短的長假。

今天因為申請資料特別再回以前的學校一趟。走進去的感覺真的很特別,申請文件拿到手之後,頓悟了人生就是為了那幾張薄薄的紙的旨意。只是人生要怎麼過全都操之在己,去計較有的沒的已經不是那麼重要。逛了一下校園,多了幾樣新的建築物。走進書局,設計變得不一樣,也開始會播放凱文.科恩等輕音樂舒緩身心;擺了兩張桌子供唸書用。走到了商業書籍區,拿起《藍海戰術》一書,突然看到旁邊站著一位約一百六十公分四十五公斤的女生。原來她在看《如何飼養黃金鼠》。我記得以前唸書的時候總是特別注意那些很亮眼的女學生,可是今天特別奇怪,她站在我旁邊,背一個有點點圖案的背包。鞋子紅色、襪子藍色有點不協調。但是她卻抓住了我的眼光。這時又體會了「平凡就是美」,看人要看有潛力的。

不曉得是不是明天就要入伍,想的事情特別地多。連平時不喜歡聽的
Paganini都覺得很棒。在離開學校的時候,居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傷,突然想起當學生的好。離開了學校,在路上也看到三起車禍,有人趴在地上,旁邊一群人在吆喝著快點烙人來救命;一邊在做很“冷靜”的責任歸屬畫分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這世界什麼事都會發生。看開就好

越來越覺得時間不夠用了,心理準備也做好了,就等這一刻的來臨。
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陪伴,請大家放心。我很快就回來了。

:)

 剛拍的照片我放相本喔!

 

 

 

報告班長!偶來了!

Arthur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unnylinn
  • 給你加加油囉~<br />
    <br />
    櫻塚護小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