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兵戰士要提槍上陣了,從今後的一年半的時間就是所謂的阿兵哥。我還記得小時候看到阿兵哥都會冒出一句話:「阿兵哥,呷饅頭。呷嘎嘴齒黑叟叟!(閩南話)」現在的小朋友看到阿兵哥我看都不屑一顧吧

話說回來,當我收到兵單的時候,腦筋是一片空白的。原本的打算是兵單送達前一星期跟各位聚餐,只是沒想到事發突然,再一星期就要入伍,一切都措手不及。所以腦筋空白滿久的,再加上要吃一些飯局比較忙,但吃起來的感覺還是很好。心裡突然覺得,人真的是需要朋友的!《早期的「徒黨」用意是指一群有相同喜好的人群聚,現在大多被渲染成「狐群狗黨」。就像大多數人把「起而效尤」或「群起效尤」當成是仿傚好的,但正確意思是「去學壞的作榜樣」。》

很多朋友都耳提面命,一叮嚀再囑咐要如何做、要注意哪些事情。這種感覺真是特別溫暖。其實明天要進去營區,我現在的心情卻是很亢奮。之前在體檢的時候軍醫問我要不要去當兵,好像脊椎有點彎(國高中背兩個書包,肩一個、背一個。)但我當下毫無考慮就說:「要!」但是之後隨著唸書越唸越多,對於兵役開始會產生一些疑問,尤其會覺得當兵是在浪費時間,但我認為當兵是必要的。只是回想起這兩種心情,居然還真是矛盾。現在居然會有學生都像在渡假的心態出現,不過話說回還我也算渡了一個不短的長假。

Arthur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